查看: 846|回复: 0

因为他们是一群盲人

[复制链接]

90

主题

90

帖子

32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24
发表于 2017-9-1 11:5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爱过自由。越是看到人们受奴役、受蹂躏,我对自由就爱得越深;越是认识到人们服从的只是些吓唬人的偶像,我对自由的热爱就愈加增长。雕塑那些偶像的是黑暗的年代,是持续的愚昧把它们树立起来,是奴隶的嘴唇把它们磨出了光彩。不过像热爱自由一样,我也爱这些奴隶,并怜悯他们。,他们看不见自己是同虎狼的血盆大口亲吻,他们并没感到自己是把毒蛇的毒液吸吮,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亲手为自己挖墓掘坟。

我爱自由曾胜过一切,因为我觉得自由好像一位孤女,形影相吊,无依无靠,她心力交瘁,形销骨立,以至于变得好似一个透明的幻影,穿过千家万户,又在街头巷尾踯躅,她向行人打招呼,他们却置之不理。
我像所有的人一样,爱过幸福。每天醒来,我同人们一道把幸福寻找,但在他们的路上,我从未把她找到。在人们宫殿周围的沙漠上,我未能看见幸福的脚印;从寺院的窗户外,我也不曾听到里面传出幸福的回音。当我独自一人去寻找幸福时,我听到自己的心灵在耳语:“幸福是一位少女,生活在心的深处,那里是那样深,你只能望而却步。”我剖开自己的心,要把幸福追寻,我在那里看到了她的镜子、她的床、她的衣裙,却没有发现幸福本身。

我爱过人们,非常热爱他们。这些人在我的心目中,可分三种:一种人诅咒人生坏,一种人祝福人生好,还有一种人则对人生深深地思考。我爱第一种人,因为他们日子过得太糟糕;我爱第二种人,因为他们宽容、厚道;我更爱第三种人,因为他们有头脑。最初的心,本是天然的乐坊,能奏出迷人的天籁。每个人,都有机会成为人生的演奏家。不论欢欣,还是悲苦,都可以调出不同的音色。
可是有些人的心,最后,却变成了一间染坊,良莠不分、鱼目混珠。

一个孩子,在他的奶奶死掉的时候,哭得很伤心,因为没有人再为他讲故事,没有人再为他从那破柜子里变戏法儿一样地变出好吃的东西来。长大以后的某一天,父母也死掉了,他却笑了。因为少了两张嘴吃饭,他能省下更多的钱来,而且女朋友那个关于“选择我还是选择你爸妈”的难题也迎刃而解了。

到底是什么,使一颗原本纯良的心掺杂了那么多的杂音呢?

我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,喜欢每天黄昏在大树底下,怀抱着他的破木吉他,唱着忧伤的歌儿。那时候的他像水一样纯净,眼睛里总是泛着清澈的光。他有过闯荡乐坛的梦想,但现实的窘境令他的梦想夭折。他将他的吉他束之高阁,再没听他弹唱一次。后来他去了外省,打拼了好多年,再回来的时候,已经算是个成功人士了。他做了商人,为了利益免不了做了些不地道的事情。回到他家的老房子,他取下那把落满尘灰的吉他,想再弹唱一遍很多年前唱过的歌儿,可是他发现,吉他的弦音已经不准,他调试了好几遍也没能调回来。他放弃了,他说,心境变了,吉他的音色就跟着变了。

再后来,听说他搞了一次大规模的非法集资,被判了刑。

这就是一个生命的成长历程吗?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从知晓。令人唏嘘的是,这原本是一颗向着阳光蹦跳而去的音符,却如何就跌到了黑暗的谷底了呢?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